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安迪·沃霍爾盛贊:“她天生就是一個演員”

2019-11-13 09:29| 發布者:cphoto| 查看:1739| 評論:0|來自:私房藝術

摘要:小丑,一直是我最喜愛扮演的角色。我認為世人喜歡看到“快樂的小丑”,也正因如此,小丑只能將悲傷留給自己,這和“女性”的角色扮演何其相似?——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這位以“自拍”聞名的藝術家,絕對是 ...

小丑,一直是我最喜愛扮演的角色。

我認為世人喜歡看到“快樂的小丑”,也正因如此,小丑只能將悲傷留給自己,這和“女性”的角色扮演何其相似?——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

這位以“自拍”聞名的藝術家,絕對是當代攝影界中不可忽視的一個特立獨行的存在。

紐約著名藝評家彼得·施杰爾達曾評價辛迪·舍曼為“她是那個時代最堅強、最優秀的藝術家”。

辛迪·舍曼

扮成小丑的她,憤怒主婦的她,高級應召女郎的她,藝術名畫中的她,好萊塢電影海報里明星的她……

辛迪·舍曼就這樣在鏡頭前變幻著自己的角色。

并通過以上各種身份的轉換,喚醒人們對女性的社會角色和性別角色的關注。


憑借這樣一系列的作品,辛迪·舍曼成功躋身世界最出色的女性藝術家的行列。

事實上,舍曼的攝影也正是這個時代為女性哲學而講的故事。

1954年,辛迪·舍曼生于美國新澤西州的格倫里奇。作為家中五個孩子里最小的孩子,她并沒有得到家人太多的關愛,而是終日與電視機里的肥皂劇為伴。

和絕大多數喜歡把自己變美、變得討人喜歡的小女孩不同,舍曼從小就不是個“循規蹈矩”的姑娘。

她羨慕那些穿著高跟鞋、大紅唇的性感女人,想要模仿她們,可在保守的家中,化妝是一件禁忌。因而偷偷描眉畫眼,成為小舍曼反叛傳統和尋找存在感的一種方式。

她喜歡把自己打扮成“別人”,她常穿母親和祖母的衣服玩,也會偷偷拿出母親的口紅粉底,往自己臉上瘋狂涂抹,只是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像另一個人。

舍曼的這些的“不安分”舉措,讓保守的家人實在愁得不行。

因為他們希望舍曼能做一個所謂的真正的淑女。

殊不知,多少孩子都是從小就被逼著活成父母想要的樣子。

而舍曼,也同樣是一名在青春期時就被“馴化”為通俗文化的受害者。

1972年,舍曼來到布法羅紐約州立大學主修繪畫。

大學時代的她,延續著兒時的愛好,常常跑到折扣店、古著店,淘舊衣、老首飾、假發。然后把自己打扮成各式各樣的人物,在鏡前擺拍和參加社交活動。

但那時的美國社會全盤反對濃妝艷抹。

只有不施粉黛的女人,才被視為大學中有教養和先進的女性。

可憐的舍曼,再度處于通俗文化的邊緣。每當她低落的時候,她就會把自己關起來,沉浸在化妝中,通過偽裝與社會隔離。

所幸這個小秘密,除了她自己,只有當時的男友羅伯特·朗格知道。

也是在她男友的啟發下,舍曼把她的自我療愈,轉變成了觀念藝術作品。

某天,羅伯特·朗格對她說:“既然你愿意花那么多時間站在鏡子前裝扮各種角色,為何不把自己做的這件事拍下來呢?”

因為羅伯特的建議,舍曼豁然開朗,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藝術創作方向。

于是鏡頭中的舍曼,從帶著復古眼鏡、留著乖學生頭的女孩,變成烈焰紅唇、華麗頹廢扮相的女人,完全判若兩人。





12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