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亞洲攝影藝術家郎靜山:融中國畫理于攝影第一人

2019-10-14 10:07|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694| 評論: 0|來自: 藝術亞洲

摘要: (圖注1:攝影家郎靜山)導讀:郎靜山的作品,成為中國美術館推動攝影藝術國家收藏項目的開端。在攝影界,郎靜山的地位其實并非“大師”兩個字就可以概論,他也是多年以來不同攝影觀念爭論的投射點。2013年10月11日 ...

(圖注1:攝影家郎靜山)

導讀:郎靜山的作品,成為中國美術館推動攝影藝術國家收藏項目的開端。在攝影界,郎靜山的地位其實并非“大師”兩個字就可以概論,他也是多年以來不同攝影觀念爭論的投射點。

2013年10月11日,“靜山遠韻——郎靜山攝影藝術特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比展覽更引入關注的新聞是,他的后人向美術館捐贈了134幅作品,其中34幅是經由郎靜山生前親自沖洗的原作,另100幅為數碼限版收藏級。中國美術館介紹,這是他們首次設立“影像中國——20世紀中國攝影名家”系列典藏項目,意在推動攝影藝術的國家收藏。

郎靜山以摹寫中國繪畫的“集錦攝影”確立了自己在20世紀中國攝影史上的地位。他借用來自西方的攝影技術,畢其一生都在顯影中國傳統繪畫的圖式和意境,直至1995年以104歲辭世于臺北。他的作品近年在影像收藏市場也一直擁有穩定的華人收藏群體,尤其是20世紀五六十年代,他請好友張大千入畫拍攝了系列“人物山水”,如摹寫唐畫的《松蔭高士》,這些作品受到張大千愛好者的追捧,這次在中國美術館展出時也是主體作品。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郎靜山在臺灣攝影界的影響力通過大量國際展覽和收藏拍賣記錄重新進入大陸,曾被加冕為“中國第一攝影大師”、“亞洲攝影之父”。不過在攝影界,郎靜山的地位其實并非“大師”兩個字就可以概論。近年來,他更是不同攝影觀念爭論的投射點。“把美的保留,不美的丟棄,于是就有了集錦的誕生。”這是郎靜山一直抱持的基本攝影觀念,卻也正是他無法被一些當代攝影家和評論家認同的地方。“作為一種現代性觀看媒介,攝影的本質是紀實”,在這一點上,他們不認為郎靜山是現代意義上的攝影家。

(圖注2:郎靜山《仙山樓閣》)

作為中國攝影史的傳奇人物,郎靜山的傳奇是誕生在上世紀沙龍攝影時代的背景下。

1892年,郎靜山出生在淮陰清江浦,這是他父親郎錦堂為官的地方。郎靜山曾回憶,他父親是個喜好雅物的舊式文人,酷愛戲曲、繪畫和字畫收藏,對時新風氣也頗為接納。攝影術傳入中國不久,他父親就在1869年拍過一張玻璃板的結婚照,后來也經常到上海靜安寺路上的施德之相館去照相,還買回一架相機,替人拍照。郎靜山自己對攝影真正涉獵,是12歲后進上海南洋中學讀書那幾年,他常跟著一位愛好攝影的國畫老師,學拍照、做暗房。在父親支持下,他入手的第一臺相機是架柯達,“長方形的匣子,F12,鏡箱里面可以裝六張玻璃片”。

1912年,郎靜山進了上海《申報》館業務部,主要做廣告方面的事情,攝影只是他業余所好。直到1928年黃伯惠接辦《時報》,郎靜山才被正式聘為攝影記者。他發表的第一張新聞照片,拍的不是事件人物,而是在上海哈同花園拍攝的柳樹亭閣。

《時報》開辦后,印行了圖畫周刊,影響力很大。郎靜山回憶:“自民國十七年后,報紙每刊登一張新聞照片,可以增加銷量1000多張,此時吳靈運為主筆,決定多采用照片,遂有攝影記者之名,我和蔡仁抱二人擔任,到處攝影。那時所照的相,不見得比不上外國報館,因每次除外拍照或遇運動會等,諸如此類的新聞圖片,一天可拍攝一二百張,所采用僅三五張而已,決不吝惜材料……民國二十年間,張靜江先生創辦西湖博覽會,時報專包一架飛機,由上海往返杭州西湖會址運送報紙,此時所用照片更多。”

不過郎靜山在上海早期的成就并未完全體現在新聞攝影方面。他利用自己和文人名士的交往,積極組織各種攝影結社活動,對二三十年代中國攝影的發展,他成為一個極重要的角色。

“大概遠在20余年前,北平許多愛好者首先公開結社,研究攝影藝術,定名光社,舉行展覽,因此引起了京滬一帶愛好者的情緒,上海即有華社和中國攝影學會成立,從此攝影的社團相繼而起的,不下數十,如美社、黑白影社、青影社、落伍社、上海攝影會……等等。”這是1948年出版的一期《中國攝影》雜志里的記載。華社,即中華攝影學社,1928年由郎靜山和胡伯翔、黃伯惠、張珍侯等人創辦,會址設在郎靜山位于山東路杏花樓附近的靜山廣告社。華社不到三年時間就舉辦過四次影展,很快成為二十年代后期中國影響最大的攝影團體之一,也是上海沙龍攝影的主要據地。

(圖注3:郎靜山《華亭入翠微》)

在西方,攝影沙龍誕生于繪畫沙龍的概念和形式。19世紀中后期,歐洲各國都出現了由官方組織的繪畫沙龍展,基本掌控了對畫家作品的資格遴選和藝術評價。世界上第一個攝影組織是1853年成立的倫敦攝影學會,在1894年維多利亞女皇成為學會的贊助人后,學會改名為英國皇家攝影學會(RPS),但它仍和從前一樣注重對攝影科學技術的成果展示,和藝術沒有太大關系。奧地利的維也納沙龍才是第一個按藝術標準而不是技術標準來評選攝影作品的展覽。1891年,由11位畫家組成的評委會從4000多幅攝影作品中挑選了600幅參展,這是攝影首次和繪畫、雕塑并列出現在官方藝術殿堂。真正改變了攝影歷史的是英國連環兄弟會(Linked Ring Brotherhood,1909年改名為倫敦攝影家沙龍)。1892年,弗里德里克•H•伊文思(FrederickH. Evans)、詹姆斯•克雷格•安南(James Craig Annan)、亨利•皮奇•羅賓遜(HenryPeach Robinson)等愛好攝影的紳士發起了這個松散的藝術家聯盟。他們原意是要和畫家把持的繪畫沙龍及堅持技術路子的皇家攝影學會進行對抗,主張攝影藝術化,讓攝影界從組織制度上獨立于傳統繪畫藝術界。發起人之一羅賓遜在1869年寫過一本書——《攝影的繪畫性效果》,在書中,他鼓動以一切技巧來追求畫意效果的攝影風格:“不惜任何復雜的代價,精心起草每一張照片拍攝前的構圖,選擇合適的模特兒,安排華麗的背景,從而一步一步接近理想的巔峰。”早于羅賓遜去實踐這種美學理論的攝影家是瑞典人雷蘭德。郎靜山自己也說過,“集錦攝影”的技法最早為雷蘭德(OscarGustave Rejlander)所創。雷蘭德的作品《人生兩條路》,被世界攝影史認為是最具有意義性的集錦照。這幅作品大小一如16 X 31英寸的油畫,制作中用到30多張底版來精心拼合,其主題則和古典油畫非常相似,以壯觀的群像場面隱喻了一個關于人生奮進和墮落的教化故事。1857年,雷蘭德就帶著這幅作品到英國曼徹斯特參加了美術沙龍展,被評論家承認為和繪畫、雕塑地位平等的藝術作品,最后被維多利亞女王收藏。

(圖注4:英國“連環兄弟會”理事委員)

連環兄弟會吸引了很多同道者。從那個時期起,畫意風格的攝影成為歐洲影展和國際影展的主要取向,并延續了許多年,這就是人們所說的沙龍攝影。從1890年至1910年,這樣的沙龍作品形成了一種國際化的模式化的風格。攝影者的創作以追求美感為主,通過膠彩版(Gum-bichromateprint)或白金版(Platinum print)這樣的感光材料來形成視覺的共同經驗。沙龍攝影最常見的題材是風景,拍攝的景觀大體就是柔美的落日、樹林、池塘。此外,女性人體、老人與小孩也是被偏愛的拍攝對象。

在郎靜山這一代中國攝影者對沙龍攝影及畫意攝影有所了解并發生興趣的時候,事實上,這種攝影美學在西方已經受到質疑。這和西方現代繪畫進入中國的時差幾乎一致:當徐悲鴻將西方古典寫實引入中國美術教育的時候,在歐洲,現代主義已經顛覆古典主義,正從印象派、野獸派走向表現派。

1904年,藝術批評家哈特曼(Sadakichi Hartmann)提出了“純粹攝影”的觀點:依靠你的相機,依靠你的眼睛,依靠你的高尚趣味和你的構圖知識,考慮色彩、光線、體積和空間維度,耐心等待你想象中的場面或被攝體在它最美妙的時刻展示自己。簡單地說,如此精妙地構成你的畫面將不需要或只需要對底版作微乎其微的加工。曾經是連環兄弟會主要人物的美國攝影家施蒂格里茲更是帶領主張“純粹攝影”的分離派和畫意派對立,他完全拋棄了修版和其他形式的后期手法,強調攝影不僅在技術手法上,也在表達個體的個性意義上。

但到20世紀二十年代,沙龍攝影在中國的影響仍是巨大的,成為最普及的藝術活動。不過從純美學思想來看,發生在中國的畫意攝影擁有自己的獨立方向:他們摹寫的是中國古典繪畫,而不是西方繪畫。

郎靜山參加國際攝影沙龍比賽開始于1931年。這一年,他將題為《柳池弄艇》的作品寄送給“日本第五屆國際寫真沙龍”并且順利入選了。郎靜山受到鼓舞,于是聯合好友黃仲長、徐祖蔭一起,成立了一個專門向各國攝影沙龍投寄作品的小團體“三友影會”。這個小影會的活動一直持續到1937年,根據1930年代美國攝影年鑒公布的數據,期間三人寄往國外的作品有三四千張,入選的約2000多張,獲獎數十次,其中郎靜山的獲獎作品最多,《臨流獨坐》、《曉汲清江》先后獲獎5次以上,《春樹奇峰》入選和獲獎更多,有40余次。這張照片制作于1934年,他把黃山上拍的兩張照片通過暗房技術接合為一張,是最早嘗試以攝影機表達國畫意境的“集錦”作品,也被視作郎氏“集錦攝影”方法的開端。

(圖注5:郎靜山《曉汲清江》)

(圖注6:郎靜山《春樹奇峰》)

直到離開大陸轉赴臺灣生活,郎靜山在數十年里都以難以想見的勤奮參加世界各國的國際攝影展,僅入選作品就有上千幅。西方從郎靜山的作品里可以看到他們所理解的東方文化精神和中國傳統繪畫,所以他的作品在國際沙龍展中得到了很多榮譽。

1980年,郎靜山獲得美國紐約攝影學會頒贈的“世界十大攝影家”稱號,他也因此被人列入世界攝影大師的行列。對此,資深評論家鮑昆卻有不同的看法,他撰文說:“郎靜山積極參與沙龍攝影比賽的時候,沙龍攝影就已離開國際攝影的主流話語圈,成為一個觀念自閉的帶有商業色彩的經營機構了。參加沙龍影賽是必須繳納參展費的,郎靜山時代,每參賽一次的費用是大洋三元至五元,這在當時的舊中國實在是一筆不菲的費用。郎靜山所有的獎牌都是來自這種沙龍攝影的比賽,而不是像現在諸如荷蘭的世界新聞攝影比賽和美國普利策新聞攝影比賽這樣的學術性比賽。由于過去的中國非常落后,信息資訊十分地不發達,人們是很難了解這些真實情況的。”

美國攝影學會會長肯尼迪(E.Kennedy)說:“郎先生為中國人,并且又研究中國繪畫,所以他是以中國繪畫的原理應用在攝影上的第一個人。”這個評語應算中肯。正如郎靜山自己講的,他的“集錦攝影”和半世紀前那位羅賓遜所闡述的西方集錦拼貼并不相同,“融中國畫理于攝影,不拘焦點透視而取散點透視,不拘泥于一時一地之景而采諸多景物,不求實景實意而取意境深遠幽靜淡泊之旨趣。”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郎靜山的攝影和徐悲鴻的繪畫一樣,也是20世紀早期中國知識分子對于“西體中用”癡心求索的一部分,是屬于一個時代的收藏。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CPNO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12-10 05:28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重庆时时彩票号码查询 篮球11-15是多少胜分差 麻将外挂软件 金博棋牌下载送10元 门窗工程赚钱 重庆时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96期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秒速时时彩精准计划群 重庆时时彩最大历史记录 河南快3彩票走势图大全 四季彩游戏 下厨房我们能赚钱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最近 斗地主棋牌游mx47典 cn戏 收啤酒瓶子赚钱吗 时时彩缩水软件在线